典史记丨漫话老烟台当铺

转载 烟台日报  2017-12-07 15:33  阅读 11 次
金融风控工具大全

姜振友 撰文/供图,来源丨烟台日报

笔者收藏有三张清末光绪年间印制的老烟台空白当票,还有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老当铺招牌的照片。当票为宣纸,木版印刷,长20厘米,宽10厘米。抬头印有当铺的字号:“隆昌东记”,下面一行小字是当铺地址:“烟台滋大路十号”。滋大路,现已改为海关街。为甄别这三张当票的真伪,笔者遍查资料,顺带对老烟台的当铺有了大体了解,现整理出来,以飨读者,并就正于方家。

老当铺兴衰

烟台最早的当铺始于何时,因无确切史料记载,很难考证。据烟台地方史志记载,清乾隆二十一年(1756)黄县(今龙口)有当铺12家,乾隆三十四年(1769)黄县富商丁氏于福山县城开设“通惠当”。“到清末,丁氏当铺遍布各县主要集镇,山西、北京等地亦有分支机构。”

黄县丁百万家族在福山开设的通惠当铺,大约是烟台当铺的肇始。至清末民初,通惠当铺在烟台设立的接当局(当铺分号)就有12个之多,包括宏济、大有、同义恒、裕发祥、开泰、建昌恒、福盛和、成华、福聚源、泰丰、恒利、裕恒。到了1929年3月,军阀混战,张宗昌、褚玉璞与刘珍年在胶东为争夺地盘开战,通惠当铺总号毁于兵燹,烟台所有的分号关门倒闭。“时芝罘无当铺”,日商趁虚而入,于1930年初相继开设了“福聚当”和“福震当”等当铺,利率由4分增至7分,期限3个月,后改6个月。此时,地方政府鼓励华商办典当,旧当业的同仁立即筹资,于民国二十年(1931年)7月至9月,开设了“利通当”、“钜康当”、“同义当”和“大有当”,全是合资经营,另开“德利当”,系数独资经营。两个月内,华商相继开办5家当铺,并以“当期13个月,利息2分”为招牌,与日商展开激烈角逐。次年,日商开的福震、福聚等当铺抵挡不住,歇业关门。

之后,又有两家华商当铺开业:“恒源当”和“裕济当”。这7家当铺组成了“烟台典当同业公会小组”,抱团求发展。7家当铺全都开设在繁华地段———钜康当铺在北向善街,掌柜叫车学古,同义当铺在市府街东头,掌柜叫孙兰曾,大有当铺在丹桂西街,掌柜叫傅子宾,利通当铺在南大街,掌柜叫初子石,德利当铺在面市街,恒源当铺在南洪街,裕济当铺在华丰街最东头。

上世纪30年代初,烟台物价较稳定,典当业生意好做。1934年时,当铺月息是3分,39天按一个月计息,超过40天按两个月计算利息。也就是说,1元钱的当价在39天内赎出,还本息1.03元。当时在烟台,1块银元可兑换300个铜子,4个铜子可买1个玉米片片,6个铜子可买一个杠子头火烧。

进当铺的都是穷苦人。有工人、农民、小商贩,有艺人、妓女、破落户,也有急需钱的大户人家和过路行商。他们常常借助当铺解燃眉之急。“钜康当”年流转资金3万元大洋,当铺雇12人,到年底除去一切费用,盈利可达到1万元左右,颇为可观。

好景不长。1937年7月,日军发动侵华战争。1938年2月,日军侵烟前夕,驻防烟台的部队撤离,负责维持秩序的公安局长张奎文贪生怕死逃跑了。消息传出,市面秩序大乱,散兵游勇、流氓痞子蜂起哄抢市面,永康造钟厂被抢,钜康当铺也遭劫,损失惨重。
日本军队侵占烟台后,强令当铺继续营业。可那时根本无法正常做生意。更可恨的是,许多日本商人———还有朝鲜人冒充日商———抢占民房开设当铺,叫小押。当时开设这种小押的多达30多家,表面开当铺,实际卖“白面儿”(贩毒),无人敢管。更有甚者,那些汉奸二鬼子之流不时到当铺敲诈勒索。有的二鬼子进了当铺把枪往柜台上一放,说要当10块钱。当铺必须立马兑现,说尽好话打发他走人。而伪政府的官员与警察勾结,自称东西被盗,就到当铺来找,看上了好东西,便硬说是赃物,强行索还,还要给他钱。敲诈勒索的花样很多,当铺无可奈何。掌柜的没办法,只好留下三两人应付,其他人改行另谋生路。

抗战胜利后,烟台第一次解放,当铺多数继续营业。1947年10月国民党军又占烟台,时局动荡,兵荒马乱。金圆券贬值,金融市场混乱,当铺已无利可图,到来年10月,当铺大都歇业。只有“钜康当”、“大有当”和“德利当”还在勉强支撑。新中国成立后,上世纪50年代初,烟台当铺全部歇业,许多从业人员进入了委托行工作。

老当铺建筑

老烟台的当铺建筑,没有很大的门面,是按胶东的房屋特点和经营业务需要建置的。多数是租赁改造的。一般对外营业的房间就是柜房,门面三到五间,大都选择在大街或巷口上,独门多进的院落,房屋较高且宽敞。前柜房、后库房外加生活区,门外墙壁或房山头上,都写着一个大大的“当”字。大门左侧上方伸出一根结实的木梁,上面悬挂当铺的字号招牌。有木制的,也有木制外包铜皮的,晚收早挂,天天如此。

进大门绕过照壁,再进第二道大门,柜台离门有两米多远,迎门就是高达1.6米左右的柜台。柜台上方,大都是直抵屋顶的铁栅栏或木栅栏,留有2至3个小窗口,可递出递进当物。柜台里面,接当人站在20至40多厘米高的踏板上,居高临下。当户在柜外仰着脸,踮着脚,举双手才能把当物送上。柜台里面,大都是面前立有木照壁,上面设有悬龛。龛内供奉着三尊财神,即赵公元帅、关公和比干。没有设立木照壁的,也都在正北面设有供桌。多数木照壁前放有长桌,通称为大桌,放置当票、登录本。照壁后边放有大木床一张,叫“卷当床”,是为整理衣物所设的。右边摆放账桌,左边设有一桌两椅,是掌柜的座位。

后面就是库房,也称号房,主要保管当进衣物、财物。建筑设施重在防火、防盗、防鼠、防潮、防虫。号房一般窗都很小,设有铁栏,墙很厚,都设有较高的围墙,院内都设有多个大缸,常年水满,以备消防之用。号房内用竹、木搭成一排排的架子,离地30多厘米,高至房顶,并备有高凳和梯子用以取当物。号房晚间不准用明火,备有带玻璃罩的手提灯笼,放在号房外专用灯架上备用。

开当铺的都迷信,主号房的门两旁,左右各设两个小龛,写有牌位。左龛供奉火神(祝融),右龛供奉“号神”(耗子,即老鼠),以保佑没火灾,没鼠咬。

后院还设有保管贵重物品的专门房间,有的叫首饰房,有的也叫内账房。房内设有保险柜,专门保管金银首饰、珍珠玛瑙、手表怀表等小物件,还设有保管瓷器、座钟、大件古玩字画的专用柜子。房内还设有钱柜、账桌、椅子等。这里属于密室禁区,除了掌柜指定的专人,余者绝不能擅入。

老当铺行规

老烟台的当铺经营规模一般不大,根据《烟台大观》记载,1939年时,烟台7家当铺共有从业人员92人。每家约12至15人不等,人员精干,除大掌柜外,大都身兼多职,管理极严格,一旦违犯店规,轻则受罚,重则卷铺盖走人。

从清末到民国,老烟台的当铺都是股东出资开办,一般设有大掌柜1人,二掌柜1人,接柜2人,司账1人,帮账1人,号房1人,首饰房1人,还有“吃劳金”的店员及学徒3至5人不等。一般称股东为东家,大掌柜称掌柜的,对接柜不称“朝奉”,称头柜、二柜。大掌柜的精通业务,本人大都是当地的社会士绅名流。像当时“钜康当”掌柜车学古、“大有当”掌柜傅子宾、“利通当”掌柜初子石等,都是烟台的社会名人。

接柜一职,专管接当、赎当,要检验当品、估价、唱价、发放当票(钱)、收当票(钱)等。接柜除了要有一双慧眼之外,还要善于察言观色,能言善辩,处事老道。账房先生、帮账和接柜,每晚都要对账、核账,日清日结。

当时要到当铺当学徒,必须由有名望的人引荐作保。学徒三年,一律在当铺住宿,不能回家。学徒身上不能带钱,有零钱要装在一个小布口袋里,挂在墙上,现用现取。不经批准不能外出。

从掌柜的到学徒,每晚都要轮流值班。无论何人携带物品出铺,都要接受检查。司账不得入库,管库物要赔。每人一年10天假,大都安排在夏天,叫歇伏。春节放3天假,全体休息。

老烟台当铺的帮账、司账、接柜、二掌柜和大掌柜,除月薪之外,都是“吃份子”的(有股份),到年底按盈利多少分红。如果经营得好,年终会发花红(奖金)。

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当铺学徒头一年每月发1块银元,次年每月两块,第三年每月3块。三年期满合格的成为正式店员,开始“吃劳金”挣月薪。如果大掌柜的能让跟着头、二柜上柜台学习接当,对出徒的员工是求之不得的大喜事。那时当铺人员一般月薪50至60元不等,最高不超过100元。年底可分花红,与月薪相当。盈利多了就发的多,所以大家都关心经营,遵章守制,不敢有差错。

当票与隐语

当铺开张营业,需先领取执照,民国以前称为“当贴”。按照1934年时的当税当税章程,按资本金多少,分三等纳税:资本5000元以上的年纳税300元;一万元以上纳税400元;两万元以上纳税600元。烟台当时的当铺,资本金大都在一万三千元以下。

当铺给当户开出的票据,称为当票,是当铺给当户唯一的凭证。当铺对当票的印制和管理极为重视,都有账房专人负责和保管。各家的当票图案、颜色都不一样,但格式基本一样。有的是木刻版印制———到上世纪30年代时也有印刷的———上印有当铺的字号、地址、号数、当本额利率、满当期限、当质日期。当票一般不记名。

当票的填写很重要,有着一般人极难辨识的“当字”和写票人的密码。当字书写龙飞凤舞,犹如鬼画符,且多“密语”———如把“衫”字写成“彡”,把“袄”写成“夭”,把“短褂”写作“矢卜”;或故意把真的写作假的,把好的写作破的:如把玉器写作“滑石”,把皮袄写成“虫吃鼠咬,光板无毛”,衣服写成“油旧破补,缺襟少袖”,把贵重的镀金手表写成“铜马表”,就是当户的新自行车,也写成“破脚踏车一辆,链锈闸坏没铃,带破有眼无气”。

由此可见,写当字有“三招”:用草体书写、把汉字变体写、对当品再加贬语。当铺有专人负责书写当票,并标有密码暗记。当票真伪,写票者一看便知。当票运用这些写法,一是书写快捷,二是防止伪造,三是防止纠纷,推卸责任,也是为获取最高利润所采用的手段。

老烟台的当铺行话隐语与北方开当铺的差不多。有的用谐音,有的用术语,袍子叫“挡风”,耳环叫“垂耳”,裤子叫“叉开”,老太太叫“勒特特”,小媳妇叫“洗玄分儿”,没有叫“妙以”,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、八、九、十,分别叫“摇、按、搜、扫、位、料、敲、奔、交、勺”。还有一套指代数字的隐语,一称“道子”,二称“眼镜”,三“炉腿”,四称“叉子”,五称“一挝”,六称“羊角”,七称“镊子”,八称“扒子”,九称“钩子”,十称“拳头”。

这些行话隐语,主要为保护当铺的秘密不泄露,便于内部人员相互沟通。比如,当户来当铺当物时,开始二柜给了16元钱,当户嫌钱少不当了,头柜或者二掌柜看到当物较值钱,就会过来打圆场,二柜说我给了“拳头羊角”,就是16元,二掌柜便说“拳头钩子”,再加3元,即19元,用隐语谈妥当价。当物留下,买卖也就做成了。

当票丢失,损失自负。如果无人赎出可挂失。但需请人担保,并交补票费用。到期不赎当为“死当”或叫“绝当”,当铺这时可下架销号自行处理。当时,大都送交估衣街的商贩出售,金银首饰、古玩字画多数卖给了古玩店。老烟台当时还设有收购当票的摊点,当主无钱赎当,可以卖给他们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xy.net/1364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同话财经的公众号,公众号:tonghuacaijing
温馨提示: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同话财经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
版权声明:本文为转载文章,来源于 烟台日报 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金融风控工具大全

发表评论


表情